暖城以南

初三下学期,暂停产粮w

困兽之斗03

chapter3交易
“那么我想……首先需要一盆水!”桑迪端来一盆水。
“还有一个自陈是黑魔王的少年!”
听到“黑魔王”三个字,少年耷拉着的眼似乎被注入了些许不一样的神采。
“好啦,伏地魔大人,不要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这样一点都不像各种故事里说的魔王。”
“一会儿你就会精神起来的,听话。”诱哄地说道,桑迪提起少年,揪住他的头发把头狠狠压进冰冷的水里,水花四溅。估摸着过了30秒钟,桑迪粗暴地提起他的脑袋,少年急促地喘息了几声,然后脑袋又被浸没在水里。
持续了好几次,桑迪才停手,拉起湿漉漉的黑发,随手往地板上一扔。
房间里流淌着沉寂,桑迪没有说些宣告胜利的羞辱性话语,于是一个夜晚便这样...
2017-04-29

困兽之斗02

chapter2囚禁
少年的黑发和夜色一样深不见底,让桑迪联想到了地狱。脸轮廓分明,上面要是拿出微笑就可以变得像酒一样迷人了。
“杀人罪,显而易见。”少年不耐烦地说,声音硬得像块石头。
“杀人罪?”桑迪瞪圆了双眼,“哇喔,你是个少年犯。他们没把你送去少管所可真奇怪。”
少年“嗤”地笑了一声,“是啊,多么奇怪,一次宝贵的经历。那群无知愚蠢的人把我送到了一家医院。而我对此一无所知。”
“啊……抱怨。”桑迪笑了笑,“你会习惯的,伙计,生活中充满了变故与不幸。”
“用不着习惯,我马上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不幸。”
少年危险地说,抚摸着一根在桑迪看来的木棍。
桑迪畏缩了一下,连滚带爬地摸向警报...
2017-04-29

困兽之斗01

原女w
首发贴吧。
文案:如果十六岁的汤姆里德尔因被疑有精神病被遣送至一家精神病院,会发生什么奇妙的故事吗?
天色渐暗,夜浓稠得化不开,仿佛要腻成墨块。隐没在暮色里的精神病医院得到了少量月光的垂怜,却愈发阴森可怖了。对于桑迪·格林来说,这个夜晚会像往常一样在她的生命长河中流过,没有什么唤起她血液沸腾的新鲜事会发生。
尽管格林女士已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士了,可她无法把握住任何实在的东西,甚至于是自己的神经。眯眼看了看窗子外宛若另一个世界的深渊,她几欲跌入它,在它的诱惑下沉沉睡去。
可她没有睡去,相反,她意外地迎来了一个新的室友。在夜的阻挠下,她无法看清这位神秘来客的面容,...
2017-04-29

人生不止如初见 01

原作衍生:宋岚下落不明,小星星和美羊羊被认为是凶手......

01马车

“你救我作甚?”马车颠簸得晓星尘断断续续地喘气,雪袍蜿蜒嫣红。

“我高兴,我乐意,你管不着。”薛洋答得漫不经心的,托腮无聊状。

掀开帘子,外头景观倒飞得快,薛洋由是思及车内可怜的道士双目失明,见不得这番春和景明,桃红柳绿,不由撇撇嘴。

他是看不到的。

但薛洋看得到,而且看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一袭雪白碍眼得想破坏,清如水亮如星的眼眸被禁锢得不见天日,反倒教人赏心悦目。

又看他长发飘飘,是个女子定来美极。

空气变得像液体,在狭小的空间流动,气氛粘答答的,更加拥挤了。

想要他,就像儿时想要那盘点心。...

2017-03-11

薛晓薛的26个字母【a~e】

affirm
确认,承认
薛洋不敢承认晓星尘是他生命中的光,
就像他不敢对晓星尘言明自己是谁。
breeze
漫步,闲逛
和晓星尘一起随性地逛街,漫步在日光下。
路上缠着晓星尘买一支糖葫芦--似乎很好玩儿。
干脆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呗。
coupling
相连并押韵的两行诗,对句
他和他在一起不能落作脍炙人口的对句,
只能互相吟哦彼此的故事。
但这又何妨?
drape
覆盖,悬挂,装饰
白绫是他们之间最美的装饰品。
粉饰太平。高高挂起。
遥不可及。
exert
尽力,努力
为了握住糖--
尽力在他面前做一个好人。
尽力把他同化成一个坏人。
‖tbc‖

2017-02-11

一双盲目

-原作向,假设在平行世界,阿箐要告诉晓星尘他身边的少年是薛洋前,薛洋先把阿箐干掉了。
-对阿箐说声抱歉,嗯。
-如有ooc恳请斧正,有点点小害怕。
-不知道算糖还是算刀子。


 壹。亡女。

白日里宋岚凄惨的死相历历在目,阿箐就是阖上眼,宋道长至死未瞑的眼仍流转着暗光,如影随形。棺材、草丛窸窸窣窣。似苛责她见死不救,冤魂呼之欲出。
那舌断的撕心裂肺,更是搅得她不得安宁,辗转反侧。
黑夜无边,阴风阵阵--三更半夜躺棺材里边,好生恐怖。
须臾,阿箐心绪渐平,慢慢找回了呼吸,却觉舌头一麻,疼到心底。不待喊叫,嘴便被严严实实地捂上了。
“阿箐。”
脆生生的少年音,硬是让阿箐的鸡皮疙瘩从头到脚稀里哗啦...

2017-02-09

请告诉我看原著时看到这句话想歪的不是我一个人

占tag抱歉哈哈哈。
原文:
晓星尘抽出霜华,又是一剑欲刺,薛洋开口道:“晓星尘道长,我那个没说完的故事。你现在不想听下半截了吧?“可我偏要说。说完之后,如果你还觉得是我的错,随便你想怎么干。”晓星尘微微侧首,剑势凝住。
【随便你想怎么……干。干。干……?!!!真的可以吗?[星星眼]
真的可以想怎么干。就怎么干嘛???】

2017-02-07

同亡传说

恰是……同亡时刻。
秋风冷冽地吹着,唐舞鳞在古月柔软的躯体靠上来的一瞬间整个身子都僵硬了。他尝试着活动一下身体,但完全不奏效。他的灵魂在一瞬间飘然而去。他完全忘记了这是战场。
“舞鳞,”熟悉的声音轻轻地呢喃,近乎祈求地说,“你呆楞着干什么,为什么不抱住我呢?”
“舞鳞。”他的整个灵魂都在激烈地颤抖,他快倒下了。
“舞鳞。”古月的眼神中露出了关切。
他记起了她曾经一次次的呼唤他的名字,或俏皮,或黯然……但多数是坚定着的。
一遍一遍地……曾经与她经历的一切都如浪潮般涌来。
她总是给人不像是小女生的感觉,唯有一次,她的声线动摇了,没有那么坚定。
那是她唯一一次轻轻地唤他“舞鳞……”,用着极度不稳定的精神状态及灵魂状...

2017-02-04

胆小鬼女士

首发贴吧w无cp
It has gone like the wind.
【自娱自乐.】
不知何时起,我开始沉溺于温腾腾的茶水,自娱自乐,近乎成瘾。
沏上一杯热腾腾的茶,再端着它倚在公寓阳台上。
公寓是我自己打拼的成果,我很幸运,这栋楼地段不错,就是每到夏季风有点大。
阳台上木质秋千上不可察觉地被风轻轻吹得晃动起来。
--------一个死物还有着推动它的风力,多么讽刺啊。
我垂下眼眸看着古井无波的水。水上散着茶叶。
我小口地涰饮着,不顾它是否冷却完毕。
我喝茶可不挑,偏苦的,较之甜的,味儿浓的,淡的……只要是茶就可以。
不过有烫嘴的茶水就再好不过了。
这或许是过于平淡的生活孕育的一个陋习吧,习惯着习惯着,少时的性格就...

2017-02-04

无处不在

首发贴吧w

高高兴兴的出游…意外的转变…剧情正往奇异的方向发展前进着………
惊悚的开头把出游的欢快扫空了。
======
“唔…唔……”
男孩的喉咙里无法抑制地发出了暗哑、浊重的呻吟。他攥住胸口把眉头皱起了。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—---细碎的呻吟渐渐转换成了尖叫。
墙角处较年长的瞳孔缩了缩,灰蓝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担忧。
江户川柯南努力地稳住身形,争取不软软地倒下。可困意不可收拾地卷上他的眉眼,使他闭目。身体紧接着瘫下。
煞白的日光下他的脸苍白如纸。
他的身旁是不知所措的女孩。
“柯、柯南君……你没事吧?”步美微微张开嘴巴,担忧地接住平日里自信的少年侦探,可没有人回应她的话语。
她擦了擦泪水,眼神透着浓浓的害怕。
-...

2017-02-04
1 / 2

© 暖城以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